当前位置:
首页 > 其他同人创作 > [氤氲之息]妈祖(超短篇阅读理解)

[氤氲之息]妈祖(超短篇阅读理解)

妈祖

提督在活动结束的当天来到了镇上,他踩在门槛上踏进了妈祖庙。

 

附近的中国提督都会携带自己的秘书舰来拜一拜妈祖,以期望海上的神灵能保佑自己部下的安全。这种习俗在中国东南方沿海城市是如此普遍,以至于有一些外国提督也入乡随俗来参与这一特殊活动。毕竟在凶险的大海上,能请求到神灵的庇佑,就要祈求任何已知的神灵来保佑自己,以及自己的秘书舰。

 

但提督显然不这么想,他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即便在船上的灵魂能够被提取的如今,他也是一个被马列光辉照耀的新青年。灵魂,不过也是物质的存在,在没有接触过它时,一切都是虚无缥缈的;而一旦发现灵魂这种东西是真实存在的,他的思想却又发生了改变,他接触了所谓的船灵,感受它,了解它,并最终利用了它。将舰船灵魂灌注在远高于人类身体素质的特殊兵器舰娘内,让这些家伙去对付更为可怕的存在。

 

舰娘是不属于人类过往历史的一部分,却又是参与历史发生的一部分。那么人类信仰供起来所谓的神,又能对这些人造的怪物提供多少玄之又玄所谓的“保佑”呢?

 

妈祖庙内烟火缭绕,提督所见的一切易燃物都在缓缓燃烧着,唯独他嘴里斜叼着一根华子没有受到妈祖香火的波及,即便他进庙的目的便是受到香火旺盛的恩泽。他叼着这根烟,烦躁地走向供桌上那个小小的妈祖雕像。

 

走出第一步时,提督想起了带着自己秘书舰来的第一天。她笑着接受了提督的习俗,习惯、镇守府以及贫穷。而如今,那个笑意吟吟的姑娘已经随着波涛沉入了大洋深处,妈祖并没有给予过任何人庇佑,起码在她身上没有。

 

走到一半时,他想起了那个金发碧眼的美国提督,在血战过后,他带着自己的秘书舰回到了庙里还愿。提督还记得那个外国人第一次跪倒在妈祖前滑稽的样子,但他带着秘书舰回来了,回到这个本不属于他的地方,对着一个本不属于他的神还愿。与提督自己不同的是,美国提督的秘书舰是完整的,并不是一撮缩在盒子的冰冷灰烬。似乎妈祖的庇佑又是真是存在的,只不过有些许的偏差,而这个偏差又是如此无法让人接受,在那天晚上的那片海里,炮口也是短暂地偏了3度,但偏偏就是这3度,却足以偏掉了自己秘书舰的性命。

 

提督变得愈发恼火了起来。

 

 

 

 

妈祖根本什么都庇佑不了,她是废物,和自己一样。本以为做好完全准备的提督,在那个夜里的奇袭面前却是如此的不堪。那么如此废物的存在,又有什么必要坐在之前的位置上尸位素餐呢?提督已经走到了供桌前,他看着那个泥捏作的小人,眼神越发怜悯了起来。他对着妈祖的塑像伸出手,他要把这个不作为的神像打掉,让她永远跌落到尘埃里,再也不会受到香火供奉,让她滚出自己能力够不上的神位。

 

“你不是神通广大吗?可现在你连给我点火苗的能力都没有?”

 

当提督的手伸到一半时,他愣住了。

 

妈祖像的前面是一座香炉,香炉前面有一捧散开的香火。而香火旁边,是一个很常见的,半透明塑料外壳的,一块钱一个的廉价打火机。

 

不知道是哪位提督祈福完落在这里的,那个廉价打火机绿色的外壳混在捆好的香与散落的香里,远远看去几乎发现不了,而走近了却又是如此的刺眼。

 

没由来地,提督又想起了那个美国提督,他早已忘记了那个外国人的秘书舰,却清晰地记得他上香的样子——那个美国提督点香用的是一个Zippo打火机,它能直接点燃一捆线香,和自己只能点一根的五毛钱火石火机完全不同。

 

Zippo在打火前会把壳弹开,发出一声好听的“叮”,银色划过手掌时是那么耀眼。而自己的火石火机并没有如此好看且耐用的外壳,组成火机身子的黄色硬质塑料大概是全火机上下最硬的地方,比发火地方的小铁片还要硬。

 

他又想起了那个美国提督的镇守府,似乎在规模,范围,实力上都要远远强于自己,就像是Zippo和火石的区别,提督也记得自己秘书舰当天的反应,她似乎是往自己身上缩了点。

 

原来不是冷吗?

 

提督沉默地站在供桌前,他的手在颤抖着。

 

许久,他把手伸进香堆里,在连续滑了几下后,终于抓起了那个塑料外壳的廉价电子打火机。和提督想象中不同的是,这个火机只打了一下就着了。火焰安静稳定的燃烧着,他凑上去点亮了自己的华子,在深吸一口气之后,所有的烦恼痛苦愁绪全部都烟消云散了。

 

在缓缓抽完一支烟后,提督又点了三根香,他退后半步,深深地对着妈祖鞠了一躬,然后把香插在了满满的香炉里。随后他转过身,跨出了妈祖庙,沿着夕阳投下的阴影,缓缓踱回自己的镇守府。

 

 

 

阅读理解

这篇文章中的提督是一个很典型的悲情人物。而他进入妈祖庙的原因,并不是想求神拜佛,而是带着一种愤怒的情绪故地重游。

 

在这次作战之前,提督就已经带着自己的秘书舰来过一次妈祖庙,当时他的动机十分简单,便是乞求虚无缥缈的庇佑。而在后来,提督的秘书舰在战场上战死了,于是他把一部分对自己的自责,转移到了妈祖身上。

 

其中一层是“为什么只有我活下来,而我的秘书舰却死了?”这一经典的自责行为。提督认为,在向妈祖祈福的时候,妈祖是显灵的,但这种庇佑只能庇护“人类”,而并非“舰娘”;而另一层是庇护的总量有限,而他却把秘书舰的那份夺了过来。

 

在默认妈祖的庇护有用的情况下,提督是质疑这种庇护是分“人类”与“舰娘”的,但他并没有明显的表示出来,而我通过后文的两段看似毫不相干的背景设定来完善这一猜想。这种猜想同时代表着人类与舰娘之间割裂的关系,但不是本文的重点,故此按下不表。

 

随后提督进入了妈祖庙,他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在燃烧的”,两层表意,一层是妈祖庙香火旺盛,又同时暗示着庇护真实有效——如果无效,那么庙里还会有这么旺盛的香火吗?而第二层表意是提督的内心,在秘书舰死后的故地重游无疑是十分痛苦和煎熬的,而他所见的一切都在燃烧,除了自己嘴上的烟。这是一种诉求的表现,他与那些受到祝福的提督格格不入,想要点燃香烟也是一种追求内心释放的心理暗示。

 

在愤怒与自责的双重驱动下,提督走向了妈祖神像。妈祖像在之前的回忆中出现过,而提督接近则是有想改变过去的含义。但文中表现明动机为,提督认为妈祖和自己一样都是废物,为什么?妈祖是能保佑出海人民的神,提督的职责是保护好镇守府的舰娘,而在提督的秘书舰死后,妈祖并没有保护好人民,而提督同样也没保护好自己的舰娘。

 

然后就是本文的重点喻体,火机。

 

美国提督使用的是知名品牌火机Zippo。

 

提督使用的火机是五毛钱一个的普通火石火机。

 

被遗忘在供桌上的是一块钱一个的电子打火机。

 

那么火机又代表着什么呢?

 

最基础的借物喻人,Zippo代表的是美国提督及其镇守府,是强大稳定的象征;火石火机的特点是摩擦不一定起火,代表着提督的镇守府,有一点实力,却极其不稳定;电子打火机是略强于提督的其他镇守府,具体来源先放在一边。

 

 

镇守府在实用的意义上是和火机一样的,无论是什么样的镇守府(火机),职责都是对抗深海栖舰(点火),它们本质上是没有不同的。而美国提督的zippo能屡次打火屡次着火,再结合下文,我们不难看出,美国提督在活动中的胜利和拜妈祖并没有直接关系,不如说是他镇守府雄厚的实力打下的活动,拜神只是一个锦上添花的过程。

 

而提督的拜神却有点像救急,他的镇守府虽然也能对抗深海,但却不能屡战屡胜,就像普通火石火机并不能每一次都打着火一样。而提督在进入妈祖庙前是并没有火机的,这暗示他抛弃了自己的镇守府,但他却还有一根烟,这里我是想暗喻那些已经弃坑却还是挂念着舰娘的提督们。

 

没有火却想要点烟,怎么办呢?提督发现了香中混着一个廉价的火机,他拿起来点了火,释放了自己心中的桎梏。这时他通过回忆秘书舰的行为想通了,所谓了胜利并不是靠请客吃饭求神拜佛就能搞定的,想要获得一定程度上的胜利,就得付出一定程度上的努力。于是提督释然了,他点燃了香烟,在这时他就已经融入到了妈祖庙的香火中,虽然嘴上有火,但心中却没有愤怒的火,这和踏进妈祖庙之前是完全相反的。而在烟上与火机上的火皆是稳定持续的燃烧,是代表一种坚持不懈的恒心,与其说是点燃了香烟,不如说是提督自己点燃了心中那执着的火。

 

那么混在香里的火机是怎么来的呢?

 

这里我给出几个开放式的答案供大家参考:

 

  • 是妈祖显灵。在提督质问完“为什么连个火苗(希望)都不能给我”之后,他就发现了藏在香中的火机,这就是所谓的命运论。

 

  • 这是其他提督无意留在这里的。妈祖其实代表的是一种审视自身的意象,也许你所困扰的东西,其他人也困扰过,他们只是停留在了这里,并没有继续前进。或许其他提督的镇守府(电子打火机)比这个提督(火石火机)要强,但拿起火机点了烟与香的就只有这个提督而已。

 

  • 这是其他提督有意留在这里的。有意又分两种:

 

一种是乐观的留置,某位提督解了自己的心魔,他把火机留在了香里,虽然火机并不值钱,却能一下子打着火,这是一种恒定信念的传递,是精神的传承。

 

而另一种是悲观的留置。前文提到过,抛弃火机就是暗示抛弃了镇守府,所以你也可以这么想:一个提督被伤透了心之后将自己的火机随意地丢在了这里,但却被本文的提督拾到,不被看好的火机能一下子点燃了自己心中的信念。主动悲观的丢弃却能成就被动的信仰支持,这是我最喜欢的戏剧反转之一。

 

而故事的最后,提督返回了自己的镇守府,他重拾了信心,也知道依靠外界的力量并不能真正改变自己的现状。但他还是尊敬并相信冥冥之中某种特殊的能力,不过这一次他并不会过于依托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而是下定决心回到自己的镇守府。注意一个提督的小细节,在开头进妈祖庙的时候,他是“踩”着门槛进去的,而出去是“跨”出去的。

也许只有正视了生活的本质,才能遍体鳞伤地爬起来,继续朝着未知的远方前行。愿每个提督手中都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或传承他人的,能给镇守府带来希望的火机。

 

什么类型的火机都行。

 

 

[氤氲之息]妈祖(超短篇阅读理解)

图为海口冼太夫人庙,摄于9.24

网友评论2

  1. 0楼
    mazu:

    草草草,明明写的是妈祖,为什么拜的却是冼太夫人啊kora,你这家伙是不是瞧不起妈祖啊kora,给我好好地去天后宫参拜啊kora。
    http://www.haikou.gov.cn/sq/lsmc/mcms/yccs/202008/t20200824_1531302.html

    2020-10-03 上午3:07 [回复]
    • 黎明时的氤氲:

      主要是有点远,不如我多上一炷香托个话)

      2020-10-06 上午12:09 [回复]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