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其他同人创作 > 同人文 > 【舰colle异色短篇集】六章·亲子-Family-

【舰colle异色短篇集】六章·亲子-Family-

办公室的灯光并不亮。

瓶子在早霜双手间跳舞。

龙舌兰酒和芒果汁再加冰块,一股脑倒进调酒壶。

高脚杯杯口抹上粗盐,再用那些混合物倒满。

“芒果玛格丽特,提督。”

“不是我,是她。”天海一指旁边的纱纪。

 

“说好的未成年人不得饮酒呢?你就这么想把我扔进宪兵队啊?”天海也举着杯子。

他喝的是冰镇伏特加。

“没关系,天海叔叔,我后年就满十八岁了。”纱纪轻轻抿了一口。

“那这不还是未成年。”天海一摊手。

“其实啊……在一个一团糟的世界已经没人在乎这个了。再说了,如果长期跟次郎太刀这种酒鬼在一起……不被带坏也很难吧。”

“……咱能在好的地方比比么?算了,一般黑。”天海把杯子里的玩意儿一口气倒进嘴里,“次郎太刀……听起来像个跟隼鹰差不多的家伙……”

嗓子先是被冰的一激灵,接着一股滚烫从胃直冲脑门。

天海勾勾手指,又向早霜要了一杯。

纱纪没再说话,只是小口喝着酒。

她的脸有些红。

“紧张个毛啊,他俩又不会吃了你。”

门突然被敲响了。

桌上洒了些纱纪被晃出的杯中之物。

“请进。”

进来的是一抹纯白。

“我说怎么找不到,原来你在这里。”鹤丸国永微笑道。

“你……为什么是你啊!”纱纪背对着门,完全没有转过来的意思。

“哦?我进来会让你这么惊讶吗?”

“出去!”

鹤丸国永和天海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

“就别空着手走了是不是?”天海顺手拿起一瓶酒和两个饭盒塞到鹤丸国永手里,“跟三日月那老头找个地方喝点啊,今儿晚上就别来了。你放心,我要是对你们老大怎么着了,刀在你手,你可以随时骟了我……”

“天海叔叔!你能不能……”纱纪捂着脸。

“咋着形象崩坏了啊?”天海把鹤丸国永推出了门。

“……”

天海马上就遭到了现世报。

门又被敲响了。

“请……我操!”

对方没等他说完就开了门。

这导致门板直接糊在了天海脸上。

“你们爹妈没教过你们讲礼貌是吗!……哦,是你小子。”

天海愤愤的揉着额头,看着一前一后进入的白木和加贺。

纱纪已经从高脚椅上跳了下来。

即使脚步沉重,但她是在一步一步向两人靠近。

千言万语都被写在了眼角的泪光里。

天海打了个手势,早霜从吧台后绕出来,跟他一起出了门。

在关上门的一刻,天海听见了声嘶力竭的哭声。

他也在眼角擦了擦。

“呵呵……司令官,您还真是没羞。”早霜轻笑着抬起头。

“瞎说,这是刚才那傻逼撞的。老子铁石心肠。”

“嗯,好的,我看着呢……您可是世界上最铁石心肠的人。”

“我去,早霜你竟然在开玩笑……我还没听过你开玩笑呢,自从……”

天海猛抽了自己一巴掌。

“您这是在干什么?”

“妈的,这可是FLAG,当年弗雷德说完这句话就死球了啊。”

天海摇摇头,两人一起走过拐角。

然而拐角处还有一个人。

“我就知道你在这儿。”天海道。

“你们倒是一点都不惊讶。”鹤丸国永道。

“我可不是瞎子,更不是聋子。”天海道。

“我从来没见她这么开心过。”鹤丸国永道。

“所以你也很开心么?”天海道。

“你刚才说的什么来着?”鹤丸国永道。

“你说得对。”天海道。

“你把卧室让给他们,今天晚上怎么睡觉?”鹤丸国永道。

“呵,在某个姑娘的被窝里对付一晚上好了。”天海道。

 

现在白木和加贺放下了之前的半信半疑。

不管怎么说,脸上体现出来的遗传基因不会说谎。

就算是整容,两个人面貌混合的也太自然了。

——你们没有死。

——我终于做到了。

——不要离开我。

纱纪近乎语无伦次的重复着这些话。

抱着他们手臂的力道让两人都有些疼。

想不出一个小女孩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加贺还是面无表情。

她只是伸出手轻轻抚摸着纱纪的后背。

即使她还没接受怀中的少女是将要从她体内孕育出的生命。

渐渐地,纱纪的力量没那么大了。

 

“我操,轻点,疼疼疼。”

榛名的宿舍里只开了一盏床头灯。

她正轻轻用热毛巾擦着天海的脸。

天海双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乱摸。

“好了,提督,别乱动好么?”

“双手闲着也是闲着嘛。”

“嗯……”榛名将毛巾又放回热水盆中,“纱纪她……”

“不知道。鬼知道那俩面瘫怎么生出个情绪表现这么激烈的女儿。我以前一直以为会生出来个小面瘫呢。”

“他们来了是么?”

“我不想知道他们这一家三口团聚是什么反应。”天海道,“估计我得又想哭又想笑。”

“不过……想想还是挺温暖的。”

“对啊。我太清楚纱纪那种感觉了。”天海道,“所以我不想看。”

“您明明什么都知道。”

“你也什么都知道,就是知道的太多了。”

天海猛一拽榛名的手臂,让她仰面倒在床上。

双手抓住她的衣襟,左右一分。

低下头去,牙齿和舌头开始逗弄左边那一点粉红。

“提督!……”

“这可是惩罚。”

嘴上功夫不停,双手也没闲着。

巫女服上衣和袖套被一一扯下。

天海转换了目标。

他在榛名颈项上轻轻咬着。

“等等……提督,好痒……”

“别以为你的敏感带我不知道。”

说着,天海猛的把榛名的内裤拽了下来。

 

纱纪又睡着了。

她相当安详的躺在沙发上。

“卧室在里面,要不要把她……”

白木似乎想横抱起纱纪,但加贺用眼神阻止了他。

“好吧,你不想睡天海那家伙的床,我懂了。”白木打开了卧室门。

从衣橱里搬出被子,他在办公室里打起了地铺。

加贺微微一笑,将外衣一件件脱下,躺在纱纪身边。

“别着凉了。”白木将一床被子盖在她们身上。

加贺仍然以微笑回应。

看被子里的行动,似乎是她将纱纪纳入了自己臂弯。

 

榛名在喘息着。

脖颈和下身的刺激快要让她不知身在何方。

天海的动作跟温柔完全不搭边。

这似乎是在发泄着什么。

自己的快感一刻不停,而她却感觉到天海不是如此。

他的舒爽似乎仅限于肉体。

所以榛名将天海推开了。

“怎么了……弄疼了么。”天海在额头上擦了一把。

“提督,请您不要这样。我不想看到您这样。”

将一边的被子拉起来,榛名将自己整个裹住。

“你倒是告诉我,我怎么了,我是个什么样子。”天海坐到榛名身边。

榛名的眼角有液体划过。

她完全不知道是因为之前快感太强还是想到的东西太伤感。

“不要再折磨自己了,那不是你的错。不要再担心那些事了。”

“你确定么?”天海转向榛名。

榛名发誓她看不出天海眼中包含了什么。

“提督……真的,我想真正的靠近你。”

而天海的反应是猛地吻上了她的嘴。

一只手揽住她的脖子,另一只手在胸前揉捏着。

“呼……真是的。”舌吻了好一会儿,天海才移开嘴唇,“学学你两个姐姐,傻一点不好么……为什么要醒过来呢。看得那么清楚干什么呢。”

“提督,请不要小看榛名。”

“我不是小看你,我只是说……别轻易去心疼一个男人。你会出不来的。”

天海一把掀开了被子。

可怕的充实感再次席卷了榛名全身。

她还想再说什么,但下腹部扩散的快感连语言中枢都麻痹了。

 

其实白色也分很多种。

比如榛名巫女服上的白色就相当的干净无垢。

而她大腿内侧的白色就带了不少浑浊。

——又被顶到了。

——要裂开了。

男人简直是不知疲倦。

除去喘息声,房间里剩下的声音就像是润滑不足的注射器。

酸麻。

榛名知道天海不打算说话。

酸麻。

轻浮是他的面具,他是不会轻易摘下来的。

酸麻。

——越想要靠近他,越会适得其反。

酸麻。

人都在防止自己受伤。

酸麻。

所以还不如——

酸麻。

榛名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不愿再想下去。

她只是顺从着自己的欲望在大脑一片空白之时叫了出来。

 

人类不信任非人之物。

战争结束后,军政府下令将所有舰娘解体。

反对此事而起兵造反的加贺和自己最终兵败自杀。

天海和丽奈也因为此事被政敌多方陷害。

为了保护纱纪,两人最终杀身成仁。

虽然躺着,但白木根本睡不着。

那个少女告诉他的事情实在是匪夷所思。

——自己的女儿。

虽然无法相信,但她的眼泪怎么看都不像假的。

在加贺臂弯中那种无邪的笑容也不像装出来的。

白木摇了摇头。

 

困倦一波一波的袭来。

榛名还是睡着了。

所以她没看到天海是什么样子。

而且她也不会想看到天海那样。

【舰colle异色短篇集】六章·亲子-Family-: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