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其他同人创作 > 同人文 > 【舰colle异色短篇集】一章·残虐-Guro-(R18G注意)

【舰colle异色短篇集】一章·残虐-Guro-(R18G注意)

殷红。

惨白。

红的是血与火,白的是精液。

血与火存在于不久前的记忆中。

而精液还在这个男人的体内。

神通跪伏在地,头部做着前后运动。

肉棒顶到喉头有些反胃,但这不算什么。

毕竟几个小时前自己吐得非常惨。

 

进入提督办公室的舰娘为数不少。

明明已经看出了办公桌下有人,却都没有点破。

这种事在镇守府中很正常。

本来提督天海就跟很多舰娘保持着肉体关系,你说谁谁谁没来偷吃,一般都会被当成笑话。

龟头传来的酥麻感让提督浑身舒畅,但他明显不能表现出来,还是跟一群姑娘谈笑风生。

——双方都在揣着明白装糊涂。

 

「长门我跟你说过了,闲着没事别去3-5乱跑,我知道你想把北萝莉抓回家养着,可问题是那地方又不安全。我真的得跟你强调一遍,就算不为你自己,也为了陆奥和她肚子里的照月想想。」

「……我搞不明白你说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提督。照月不就在镇守府么。」

「行了,你走吧。跟没有幽默感的人说话简直折寿。你啊,还是要提高一下自己的知识水平……」

「那我走了。」

「跟外面说一声,一个小时之内别进来找我。」

等到长门出去,天海顺手把神通从桌子底下拽了出来,把她按倒在办公桌上。

另一只手利索的扒下了她的浅粉色内裤。

「毛还没长齐的孩子这么诱惑我好么?」

说是这么说,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向前一挺。

 

神通自己都不知道上衣是什么时候被脱掉的。

喊都喊不出来,因为自己正在跟男人唇舌相交。

双腿盘在提督腰上,神通拼死迎合着男人的动作。

很舒服。

不知道几个小时前滨风是什么感觉。

她一定很痛。

那些人和自己信赖的提督不一样。

想到这里,神通已经被泪水扭曲了视线。

直到那让她失神的那一刻来临。

 

神通保持着一丝不挂的状态坐在天海怀里。

她不知道自己被抚慰了多久,因为她已经失去了时间的概念。

「现在情绪稳定点了么。」天海道。

「我……我没想到。」神通道,「那样训练这些孩子,为的是让她们不死在战场上。结果……我没想到……」

「人比深海栖舰可怕,就是这样。」

「可我……我总觉得,过了这么多年……」

「对啊。你想想,上辈子还满身大汉的时候这帮当兵的不就是这个尿性,更何况那群陆军的猪。从古至今,战争不就是人吃人么。」

「……满身大汉?」

「对啊,你还是船的那会儿可不就是满身大汉。」

「……」神通似乎明白了什么叫哭笑不得。

「滨风还入渠呢?」

「……是的。」

「我去看看她。穿上衣服,跟我走。」

「可是……这身衣服……」

「脏了的话……要不我去工厂看看有没有多出来的那珂酱?或者说你前几天那身浴衣我记得放在这儿了来着。」

神通用表情给了他答案。

「……开个玩笑,别当真嘛。」天海站起来走向衣柜。

 

办公楼门口在冒着烟。

当然,跟火灾是没什么关系。

天海走上前去,毫不客气的从木曾衣兜里把烟盒掏了出来。

「曾哥,摩耶,天龙,谁借我个火?」

「想抽事后烟了?」木曾道。

本来是玩笑话,但是她脸上没有笑容。

三个女流氓都没笑。

「比饭后烟舒服。不是我说,干嘛这么严肃?」

「你还能笑出来才让我们惊讶。」摩耶一摊手。

「那你们觉得我该怎么样?摔东西骂街?靠,当我是某个耍十字剑的黑三代么?还是让我去找俾斯麦欧根齐柏林她们好好学习一下当初元首是怎么到河北省咆哮扔笔的?上火也要按照基本法是不是?告诉你们,我可是老司机,身经百战见得多了。你们啊,Too Young……」

「再这么胡说八道下去我可打算揍你了啊。」天龙咬牙切齿。

「你问我生气不生气?我当然生气,I’m angry!问题是你再怎么表现出来也没用,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你们回头去问问雪风,她叫丹阳的那会儿有没有在中国学到一句俗话叫闷声发大财?在这儿跳有用么?」

天海猛吸了口烟,拽着神通走向工厂。

 

没有武器,装备只有一堆桶。

六人的队伍带武器的只有一半,被对面那个长得很像神通的深海栖舰打得落花流水。

虽说是运输作战,不需要彻底击杀对手,但被这么追着打,还是相当不爽。

等把一堆运输桶拖到科隆班加拉岛,滨风已经大破了。

领队的神通下令,就地休息半小时,而滨风打算四处走走。

岛上森林相当茂密,如果没有深海栖舰,可以说是个让人放松的地方。

滨风不懂特种作战。

如果她懂,就会知道这种密林有多么危机四伏。

「别动。」

是个男人的声音。

滨风刚要回头,就被按倒在了地上。

如果不是大破,她相信自己三两下就能把这帮人揍得亲妈都不认识。

可惜她大破了。

不仅力量不足,还给男人们扒她的衣服提供了便利。

「完全想不到,这家伙会是驱逐舰啊!」

陆军。

看衣服是这样。

「你们干什么!这是违反军法的!」

「去他妈的军法!老子们在这儿能不能活过明天都不知道!」

——被侵犯了。

滨风感到整个人都要裂开了。

连前戏都没有。

自己的恋人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想着那个男孩子的脸,滨风发现自己的痛苦似乎减轻了一些。

但屈辱感没有变化。

被强行侵犯,精神上自然是屈辱的。

而渐渐有了感觉的身体也是屈辱的。

刚要喊叫,嘴里就被塞了另一根肉棒。

滨风想狠狠咬下去,但是使不出力气。

「竟然是这样的身体,明明只是驱逐舰……我们在这里挨饿,你们海军就在那儿养尊处优!」

不是这样。

「年纪看着不大,谁知道被多少男人开发过,这奶子,真是个骚货……」

不是这样。

「切,真是羡慕那帮在海军做提督的家伙们……我们有多长时间没吃过肉了?」

不是……

「想吃肉?他妈的,给老子闭嘴……要不是那些深海的怪物不能吃我们还真是……」

「你刚才说什么?啊……肉……这个小娘们不就是肉么!」

滨风有点听不懂他们的意思。

如果她开了上帝视角,就应该能知道自己已经激发了保护机制,大脑几乎停机。

滨风不想要高潮,但它还是不讲道理的到来了。

被莫名其妙的男人强奸到了高潮。

等他们发泄完欲望就会离开吧……

然后滨风被按到了树上。

两个男人,看起来有点军衔。起码就一般小兵来说他们不会佩刀。

一只手粗暴的捏住了她的乳房。

手起刀落。

滨风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胸口已经多了两个血洞。

很痛。

跟被深海主炮直击完全不是一种方式的疼。

对舰娘来说不是不能忍受,但这跟战斗负伤的意义完全不同。

「你们!……」

「反正我听说你们这样也死不了……凭什么不慰劳慰劳我们。一会儿这些拿回去配点海盐一烤,我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男人完美诠释了这一点。

下一个目标是滨风的左臂。

「我真是得说,小姑娘的骨头就是软。」

右臂。

双腿。

好痛。

好痛。

好痛。

好痛。

好痛。

他们在干什么。

我是为了这种人在战斗么。

还不如……

「等等……有人来了!」

其中一个男人声音有些慌乱。

接下来……

滨风发誓她从来没听过神通那么凄厉的喊声。

 

滨风惊醒了。

但她还是不想睁开眼睛。

身体周围被某种温暖的液体包围着,似乎自己是在入渠。

四肢用不上力气。

不对,自己的四肢明明是被切掉了……

还没来得及痛苦,就听到了外面天海的怒吼。

「你给我有分寸点!老子通知你让你过来不是让你乱闯女澡堂的!利托里奥!你他娘的意大利炮呢!给老子把这傻逼轰出去!」

「你别拦着我!滨风!滨风!」

声音来自于那个人。

「一真……是你么……」

滨风想要坐起来,但双腿的剧痛阻止了她。

现在她不能不睁开眼睛了。

骨头是长了出来,但韧带肌肉什么的基本可以说没长好。

胸口还是两个能看见肋骨的大洞。

——不能进来。

这种残缺不全的身体不能让你看到。

不……

浴室门被撞开了。

一个穿着高中制服的男孩子跪在地上,还算清秀的脸像是被糊了一层水泥一般僵住了。

后面是一脸担忧的神通和咬牙切齿的提督。

「看够了?给我滚出去。」天海拽着一真的领子就往外拖,「哪儿来的那么大劲,战舰都拉不住你。」

滨风低下了头。

 

「所以那两个人最后怎么处理的?」把一真扔到沙发上,天海问道。

「我们不太适应丛林作战poi……跟神通姐堵截打死了一个,另一个逃跑了poi。」夕立一脸的不安。

「行行行,死的那个是炮决是吧,我知道了。待遇真高,都赶上前些年旁边那群棒子的政府官员了,还真是便宜他。」天海扶着脑袋,「就这帮畜生还想打仗?老子手底下的兵都让他们整成烤全羊了……肚子饿是吧?跟间宫说说,厨房就开放给比叡和矶风她们俩用了,不管烧出什么玩意儿先给这帮混账运过去……」

「你这个混蛋!为什么不去报仇!」

看一真的架势,他想站起来揍提督,但是权衡利弊之下又没有。

「切,刚才没说完的那句话正好送给你。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天海也坐到沙发上,一把拽过一真,「怎么追究责任?死不认账上军事法庭都没用。要真是发兵打他们我还不知道要损失多少战力,我不能为了一点私怨拿姑娘们的安全开玩笑。」

「可是……」

「没什么可是,我今天是作为一个长者,有必要告诉你一点人生的经验。」天海道,「我,得,跟,你,好,好,谈,谈,你,们,俩,的,事。」

 

……

说实话,祭典之类的事情天海没什么兴趣。

什么捞金鱼之类他自认手笨的像猪蹄。

唯一比较有自信的是射击,但跟手底下的姑娘们一比似乎也没什么优势。

而且令他不爽的是想找个人陪自己喝酒都找不到。

白木正在加班。

丽奈趁着热闹跑去跟金刚约会。

如果找隼鹰那帮醉妞,天海相信先趴下的一定是自己。

结果到最后他只能靠在树上抽烟然后看着姑娘们玩闹。

“哎……没想到啊没想到,提督你是这么个不合群的人~”

天海一回头,眼中是一片碧蓝。

“WOW,浦风啊。”

 

神社旁边的地面被打湿了。

这并不是雨水。

对于祭典这事儿,老天爷还是很给面子,并没有下雨。

浦风双手撑在树上,浴衣下摆被撩起到腰际,整个粉臀暴露在空气中。

身后一脸奸笑的天海正努力耕耘着。

水声和旁边树上的虫鸣相映成趣。

“啊啦……嗯……提督你……啊……还真是……坏心眼……”

“哈哈。”天海的呼吸也不算平稳,一双手伸进浦风衣襟胡乱捏着,“你得知道……一个人无聊起来什么都干得出来,区区野战……对吧。”

“也不问问……啊……人家……啊!”

天海猛地深入了几下。

“你不是挺开心的么?”

“……真是的。”

“那我拔出去了。”

“哼唧……坏心眼。”

“哼,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谁说的来着……滨风。”

浦风也笑了起来。

“提督啊……这种时候……叫其他女人的名字……要不要这么渣。”

“不不……”天海停下动作,从浦风体内退了出来,“我是说……我看见滨风往这边来了,和一个学生模样的小子……”

“啥米?”

 

祭典上木屐一定会出问题,这不知道是哪位作者开的坏头。

滨风扭了脚,一真蹲在地上轻轻揉着。

理论上来说这种皮肉伤对于舰娘根本不是问题,但这种担心总不是坏事。

一个满腔担心,一个在试图平复对方。

这导致了两个人都没发现阴影中还藏着两个人。

天海左手捂住浦风的嘴,右手在乳房上乱摸。

浦风看起来相当不爽,一个劲的掐天海大腿。

“这种小伤痛是很常见的,真的,不需要这样……”

“说什么啊,不管怎么说你也很疼对不对。”

“一真,你……笨蛋。”

“我当然是笨蛋啊……来,我帮你把木屐修好。”

 

视线中两人的身影刚消失,天海就又把浦风按在了墙上。

两人的接触距离瞬间变成了负数。

“你也没尽兴吧?终于走了,恋爱的酸臭味道,真是该死。”

浦风只是喘息。

天海也没再问下去。

一下。

两下。

三下。

四下。

五下。

在浦风控制不住猛咬住袖子的同时,天海也感到背上一麻。

 

“所以说这小子是滨风放假外出的时候认识的?”

“看起来是的说。”

天海坐在台阶上,浦风靠在他怀里。

“我真是想不到啊。”天海道,“你们十七驱最先恋爱的反而是最正经的那个。“

“你又错了吧,提督。”浦风轻轻抚摸着天海的脸,“最先恋爱的可不是她。”

“我该说你是太直白还是太隐晦呢?”

天海二话不说,将浦风的头转过来,有点强硬的吻了下去。

 

……

“提督,您想吃点什么?”

天海猛地从回忆中被拉了回来。

间宫正拿着菜单站在桌子边上。

“猪排饭怎么样……算了,跟电视剧里警察审犯人一样……两碗拉面吧。再给我两瓶啤酒。”

“明白,提督。”

天海选了间宫食堂最靠墙角的位置。

一真坐在他对面,双手插在头发里,眼观鼻鼻观心。

天海也没说话 。

食堂里人并不多。

因为之前那事,似乎让姑娘们打牙祭的心都没了。

“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天海猛灌了一口啤酒。

“我是个废物,你是个懦夫。”一真还是不抬头。

“行。”

“我想救她。”

“什么层面上的?”

“……”

“自己想吧。这两天你先在我这儿待着,学校和你家里那边我帮你摆平。好好陪陪她。”

 

几天后。

天海又在感到无聊。

远征开发这种事有大淀明石代劳,深海栖舰也没什么活动迹象。

这种时候似乎他这个提督才是不被需要的人。

昨天他也是无聊过度,跑到镇守府外把周围的杂草全拔了一遍。

今天同理。

放了秋活几个MVP的假,这一下镇守府更是冷清了不少。

结果他只能靠在窗边,看书,抽烟,喝酒。

因为自己不说相声,所以不用烫头。天海自我解嘲道。

电话突然响了。

顺手抓起来贴到脸上,天海的表情很快就从淡定转为狰狞。

“铃谷你给老子听好了!想跟熊野搞百合就好好搞,再把老子当双头龙用我解体你们俩!”

愤愤的把电话扔回底座,结果没过几分钟又响了起来。

“你还没完没了了是吧!……啊,对不起,时雨酱。你说什么……夕立她……呵呵……太巧了吧……哈哈哈哈……要不要这么带感啊poi……妈的老子学她说话干什么。你们俩跟紧了,我派人接应你们。”

将时雨的电话挂断,天海抓起了另一部电话。

“川内,神通,你们两个去市区接应一下夕立和时雨,最好带个麻袋。”

 

十七驱的宿舍气氛也不怎么好。

滨风闭门不出,剩下三个小丫头和一真在门外面面相觑。

每次有人想说点什么,剩下三个人就一起开始摇头。

毕竟这种情况谁也没见过。

当然也没人经历过。

 

“提督桑,表扬我表扬我poi~”

“嗯,打得不错。”天海轻轻摸着夕立的头。

“怎么感觉这不像夸奖poi。”

“我总不能说抱歉吧。人放哪儿了?”

“好像……被丢到冷库了poi。”

“别冻死了,跟川内说一声,晚上把他送办公室来。行了,玩去吧。”

 

没有直取目标的原因是天海在思考。

等他脱离沉思状态,一看表已经是十点半了。

“大淀,还没休息么?好,把办公室家具换成囚室套装。再让川内把那个东西送到办公室去。”

一边下着命令,天海一边走向轻巡宿舍。

在一扇门上轻轻敲了敲。

“龙田,出来,我知道你没睡。”

娇媚的声音从门对面传了出来。

“怎么?~提督,是想夜战对吧?哪种层面呢?吵醒天龙酱的话,小,心,被,惩,罚,哦~”

“我可清楚得很,天龙酱被你搞得起不了床,你可还欲求不满呢。出来,跟我走。”

“哦~你是在撩拨我么,提督?”

“你猜猜。”

“好奇心是会杀死猫的。”

“所以我没叫多摩她们喵。”

“当然恶意卖萌也是可耻的~”

房门开了。

龙田身上只穿了一件轻纱睡裙。

浓纤合度的身体线条已经连若隐若现都算不上。

天海没忍住,在她腰上顺手抓了一把。

马上他的手就被捏住了。

“如果没有好东西的话,小心被剁手哦~”

“剁了也好,我就不用成天学习和中堂哭天抢地说管不住手了。不过嘛……好玩的东西也有,跟我去办公室。”

 

天海永远搞不清楚到底什么东西能换办公室装修换的这么快。

出门时还是被书橱三面环绕,回来就变成了铁门铁窗的监狱风格。

原先是办公桌的地方换成了一台妇科检查用的开脚架,然而上面绑的是一个全身赤裸的男人。

一见天海进门,男人就不淡定了。

“知道老子是谁么,海军的畜生!老子我可……”

“打住,我没兴趣听垃圾的名字。”天海在衣服内袋里翻找着,“想知道为什么被抓到这儿来么?”

“畜生!放开我!”

“科隆班加拉岛……你不是今天刚换防撤回来么?这孩子,识得唔识得啊?”

天海将一张照片放到男人面前。

白发巨乳,正是滨风。

男人脸上抽动了一下。

“孙贼,老子手底下的兵好吃是吧?嗯?这么馋嘴的话,我不招待招待你不是失了礼数?你可是贵客,我们镇守府平时可来不了几个陆军。来啊,龙田,给我那个。提升一下他的敏感度。”

天海从龙田手中接过一个小瓶子,大大的喝了一口。

——准确的说是含在嘴里。

紧接着,他疾步向前,猛地把双唇压到了对方嘴上。

男人没反应过来,一口液体被天海全喂到了嘴里,接着胸口被猛地一拍,来路不明的液体全进了肚子。

天海离开男人的脸,狠狠一拳砸在他头上。

“臭死了,你他妈中午吃的韭菜包子是不是?”

“八格牙路!你这个基佬……”

“龙田,让他闭嘴。”

龙田二话不说,找出一个最大号的塞口球,用力按进了男人嘴里。

“不过呢,提督……”龙田轻笑着转向天海,“看来是女性已经满足不了你了……你想换换口味对吧~”

“放屁,我这是防止你被占便宜,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再说了,能恶心他比什么都强。”

说着,天海打开墙角的一个箱子,一样一样的往外翻东西。

电击器。

蜡烛。

甘油。

肥皂。

水泵。

皮管。

炮弹。

龙田迈着猫步走到天海身边。

“前面几样能看明白,然而这个炮弹……提督你真的想把屋顶炸飞吗?”

“别揣着明白装糊涂,谁说炮弹的作用就是爆炸了。来,咱俩先清理清理他的消化系统。你这药好用么?……算了,看天龙酱那样子我还用问么。”

 

灌肠加打扫用了差不多二十分钟。

天海点了根烟,这也使得卫生间里飘出的异味没那么明显了。

他顺手伸进龙田睡裙抓了一把。

手上已经是一片狼藉。

“看着这家伙被虐,你竟然湿成这样……真是个变态啊。”

龙田甜甜一笑,没有说话。

“那我们继续吧。”天海抓起炮弹,“要不来试试?这种情况下我们看看他会不会兴奋啊?”

被连灌了几波肠,男人已经一头虚汗。

再看天海手里拿着的东西,他剧烈的扭动起来。

当然,鉴于全身缠着皮带,扭动的效果很有限。

“你急什么啊?这玩意儿这么光滑,插进去不会很困难的,再说你不是刚被灌了肠么,后面现在松的很。”

回答他的还是扭动。

“真是的,让他放松一下。龙田,想不想吃热狗啊?”

听闻此言,龙田走到男人面前跪下,一手扶住肉棒,另一手轻轻捏弄着睾丸。

舌头在肉棒上游走了几圈,接着就一口含了进去。

天海嘴角一挑。

“啊哈哈哈哈哈哈!吞下了,吞下了!小子,现在你感觉如何?感觉如何了?!算了,我替你表达!你下一句话要说的是……师傅,救我呀!”

龙田仍然是舔舐着,左手做了一个OK的手势。

看到天海拿着炮弹一步步靠近,男人全身都绷紧了。

“真是的……不要乱动嘛,不然被咬断人家可不负责。”龙田含混不清的说着。

“不行,我觉得得加点作料。”

天海走到龙田身后,炮弹随便一扔,抓住睡裙肩带,用力向下一扯。

囚室中一丝不挂的少女反而处于施虐的位置,这的确是件反常的事。

天海把自己的裤子也脱了下来。

“有个新想法,当然了,得从你这儿借点东西。别真咬断了,我还没想杀了他。”

天海轻轻托起龙田,扶正位置用力一挺。

很快,龙田就没精力再做什么口舌功夫了。

快感一阵接着一阵,简直令人无法思考。

当然提督交代的事情她还记得。

两人交合之处的体液被她不断地涂到男人菊门之上。

没过几分钟,她就感觉体内被滚烫占据了。

 

“速战速决,一会儿搞定了他我们再来一发。”天海抽出分身,站起身来,双手戴上了石棉手套。

两步走到落地灯前,十分小心的把上面一个亮着的灯泡拧了下来。

“我得说,大井亲教的这个法子真是百试不爽。”

“哦~大井吗?”龙田随意地坐在地上,丝毫不在意顺着大腿往下流的白浊。

“Of course。”天海道,“第一次就发现这招实在是坠吼的啊,不论肉体还是精神……就是那次事后安慰卯月费了不少力气。别拿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可没有上了她。”

“嗯……我好像明白前些日子大井总是来这里做什么了~”

“那就对了。”天海弯下腰,“扩张是没必要的,这点润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我猜你下一句要说的是……为什么你会这么熟练啊?哈哈哈,我可是身经百战见得多了!什么萨德侯爵Dolcett,西方的哪一个变态我没有见过?!”

男人的脸都白了。

“后悔吧,没烂死在岛上当野人。”

天海右手猛地一拍。

塞口球后传出了某些极其令人不快的声音。

连迟疑都没有,天海一脚踹在男人小腹。

连着好几下,直到他实打实的感受到了什么东西的碎裂。

“作料放好了,现在是主菜。”

刚才那发炮弹又被捡了起来。

就像菊花绽放一般,某个部位的皱褶缓缓消失了。

炮弹并不是什么专门的塞子。

鲜血还是一点一点渗了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不知趣的响了起来。

“大淀?啊……我操!我这就过去!”

电话随意一扔,天海慌乱的开始穿裤子。

“出了点大事……滨风她……这小子交给你了,死活不论!”

天海夺门而出。

男人并没看见,因为他已经昏了过去。

然后他马上又被疼醒了。

定睛一看,娇笑着的龙田手里拿着一瓶辣椒油。

 

晚上的海风像刀子。

听浦风她们的报告,滨风从窗户里跳出去,没带舰装就跑到了港口,现在只有一真跟着她。

天海感觉很不舒服。

连不祥的预感都不算,他已经知道了滨风想干什么。

果不其然,刚跑到港口就发现一真在水里瞎扑腾。

天海一个猛子扎下水,揪住他的领子把他硬拖了上来。

“你不要命了!我已经让死库水下去找了,给我坐好了!”

被这么粗暴的对待,一真呛了两口水,使劲的咳嗽。

“我理解你,可是无意义的送死……呵呵。”天海在脸上胡乱抹了一把,“刚才雷达显示有波深海栖舰来了,你不是正规军,给我待着。”

“你的情报网真是过时。”

身后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把天海吓了一跳。

“搞鸡毛……加贺啊。晚上不好好陪白木爆肝跑我这儿来凑热闹干啥。”

“袭击你们的深海舰队已经被我们拦截,不必再担心了。”加贺道。

“多谢了,不过航母夜战还能放飞机?这剧本不对啊,你不是对面WO酱伪装的吧?”

加贺白了天海一眼。

“行吧,说正经的。”天海清了清嗓子,“改天让白木那傻逼来找我一趟,告诉他我们家的死库水在沉船里捞了几瓶好酒。”

“那个后缀词是不必要的。”

“好吧好吧我错了姐姐别为了护老公打我。你要是动了手我就真开启那个被夫妻俩都揍过的成就了。”天海道。

“我就不给你添乱了,赤城她们还在路上等着我。”

“我就喜欢你这种不客套的人。”

 

潜艇的效率着实不低。

加贺的身影还没消失,她们就已经把滨风捞了回来。

不过这幅昏迷的样子跟平时冷静凛然的状态可就不搭边了。

天海拍了拍一真的肩膀。

“多余的话就不用我说了。我去洗个热水澡,冻死老子了。”

 

滨风又醒了过来。

这一次她是被某种干燥的温暖包围着。

除了自己被打湿的脸。

推开被子做起来,她发现一真就坐在旁边,满脸泪痕。

“你……”

一真什么都没说,只是狠狠地抱住了她。

滨风想要推开他,但新长好的四肢还是有些力量不足。

“为什么……明明你已经见过……”

“这没有关系吧!”

一真继续强硬的抱着。转过滨风的头,吻着她的脸颊。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是……你就是你……这样……大概是这个意思吧……”

“不知道说什么吗……”

“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们那位长官太能说了。”

滨风笑了。

然后她也没抑制住眼泪。

“你抱我抱的太紧了。”

一真刚一放松,滨风就脱离了他的臂弯。

一开始有些犹豫,但还是一下把制服脱了下来。

凹凸有致的身体看不出之前受过多么残酷的虐待。

“求你了……证明给我看吧。”

两个人哭着又吻在了一起。

 

听到房间里抽泣和喘息混杂的声音,天海对十七驱剩下三人做了个走人的手势。

“就这么走了啊?”走到宿舍外面,浦风轻轻一撩头发。

“不走干嘛?你喜欢听啊?喜欢听到我床上来自己喊。”

“然后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矶风问道。

“怎么办?对他们俩的话你们比我有用。”天海道,“对了……还有一件事。”

“要我们做什么吗,司令官?”谷风道。

“没事了,给他俩创造点空间,你们自己找空床位睡觉去吧。”天海摸出手机,“喂,龙田?那孙子死没死……管他呢,跟明石说一声,不管死活,都把他丢到焚化炉里去。以及别忘了把他屁眼里的炮弹拿出来。”

【舰colle异色短篇集】一章·残虐-Guro-(R18G注意):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表情
还能输入210个字